•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头条

在戏剧中彰显城市文化

2020-09-11 15:47:03770
内容摘要:□李鑫什么是成都文化?关于这个问题,无数的艺术家、美学家、哲学家和其它行业的学者都尝试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去给出答案。对于大众而言,要了解一座城市的文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当地城市博物馆,但仅凭博物馆依然无法完整诠释一座城市的文化内核,因为城市居民的生活也是城市文化的体现,所以完整的城......


□李鑫


什么是成都文化?关于这个问题,无数的艺术家、美学家、哲学家和其它行业的学者都尝试在自己擅长的领域去给出答案。对于大众而言,要了解一座城市的文化最直接的方法就是去当地城市博物馆,但仅凭博物馆依然无法完整诠释一座城市的文化内核,因为城市居民的生活也是城市文化的体现,所以完整的城市文化还要到市井街巷去寻找。


舞剧《努力餐》根据真实事迹改编,讲述了上世纪30年代,革命先烈车耀先以努力餐馆为掩护,明里为天下百姓努力加餐饭,暗里传递情报、创《大声报》呼吁抗日救亡的革命历史。主创团队进行了20余次采风,8次考察成都博物馆,最大程度地还原了老成都的建筑风格、生活细节、民风面貌,不仅为观众呈上了一台气势恢宏、动人心弦的红色史诗传奇,更是通过时空再现,向观众展示了成都文化、成都精神。


广义来讲,成都文化包含了成都及其内部社会群体具有的一系列独特的精神、物质、情感特征,不仅包括了艺术和文学,还有生活方式、价值观、传统和信仰。上述要素尽可归纳到美学和哲学两个范畴,美学关注群体外部的状态,反映群体对生活的态度;哲学关注群体内部的状态,反映群体对所处世界的态度。《努力餐》处处体现了主创团队对成都美学和成都哲学这两大范畴的精准把握。


“有一种生活美学叫成都”,那么成都美学究竟美在何处呢?通过对文物、文献、街头小巷充分的调研后,《努力餐》主创团队巧妙地重建了时间节点,将时间空间化,在特定时空之中,将广延性空间和持续性时间及其承载的历史价值与文化内涵以一种更具张力的呈现手法阐释出来。正如“不离日用常行内,直造先天未画前”,成都美学也并不与生活割裂,而是蕴含在所有日常生活中。《努力餐》通过成都人民的生活态度生动地展示了成都美学,老成都的建筑以努力餐馆和古街为代表,阁楼雕梁画栋,古街宁静清雅,竹藤椅、小方桌、戏台等无不彰显成都人民对生活环境的讲究;美食自然以川菜为主,不管是娇滴滴的厨娘群舞时展现的水煮鱼、麻婆豆腐,还是冷处长威逼利诱车老板夫妇时展现的火锅,抑或是车老板独自面对冷处长时展现的担担面,舞台上如此大量的吃戏,加上功夫茶的展示、麻将元素的运用等,不仅推动了剧情的发展,增加了舞台厚度,更展示出成都人民对美食生活的追求;服装以具有中国传统美的旗袍、青衫,及上世纪流行的具有英伦腔调的风衣、西装三件套、报童帽等构成,这不仅是舞台对服装美的要求,更展示出成都人民对时尚生活的追求;音乐以第一场和最后一场两个版本的四川民歌《太阳出来喜洋洋》——分别烘托了努力餐馆开业时的喜悦和车耀先夫妇的诀别之情,以及车耀先夫妇双人舞时的《槐花几时开》为主旋律,同时在川剧锣鼓打击乐的基础上加入了交响管弦乐,并根据剧情需要借用了京剧《三岔口》,不仅展示了老成都的音乐文化,更体现出成都人民对生活思想境界的追求。《努力餐》从全方位刻画了成都的生活美学,本质上讲,对生活保持努力之态度,积极之追求,皆源于对美好生活之向往。

与此同时,《努力餐》更是对成都人民对其所处世界的态度,即生活哲学进行了深入细致的解构及艺术再现。除了对美好生活的向往之外,成都人天性乐观包容、心性恬淡,车耀先为流亡百姓、学生、报童等提供食物,也体现了他作为成都人身上那股恬淡、侠义之性情。而在破碎的山河面前,在国破人亡之际,成都人民血液里流淌着的坚韧及以身报国之情怀便涌现出来,车耀先义无反顾投入抗日救亡之国家大事,这正是成都人民在大是大非面前所展现出来的无我精神之缩影。

原文链接:

http://local.newssc.org/system/20200911/002997420.ht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