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保存到桌面加入收藏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首页 > 音乐头条

他为中国童声合唱开辟了一片天

2020-07-28 10:12:48990
内容摘要:据北京爱乐合唱团讣告,北京爱乐合唱团创始人,中国著名指挥家、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终身学术委员、指挥系教授杨鸿年,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6日13时5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杨鸿年出生于1934年,江苏南京人,自幼酷爱音乐。1951年任南京人民广播电台合唱队指挥,1......

据北京爱乐合唱团讣告,北京爱乐合唱团创始人,中国著名指挥家、音乐教育家,中央音乐学院终身学术委员、指挥系教授杨鸿年,因病医治无效,于2020年7月26日13时55分在北京逝世,享年86岁。

杨鸿年出生于1934年,江苏南京人,自幼酷爱音乐。1951年任南京人民广播电台合唱队指挥,1951年秋考入上海华东师大音乐系,师从杨嘉仁教授及德国指挥家希兹曼学习指挥,向前苏联专家阿尔扎玛诺夫学习曲式、复调。1958年任教于北京艺术师范学院音乐系,上世纪七十年代调至中央音乐学院作曲系、指挥系任教。著作有《乐队训练学》《合唱训练学》《二部歌曲写作》《儿童歌曲集》 (上下册)及论文《论合唱音准问题》《论管弦乐的音响层次布局》,以及译作《合唱配器法》及《德彪西的和声语言》等。

经由李德伦大师的推荐和委托,杨鸿年于1983年创办北京爱乐合唱团(原中国交响乐团附属少年及女子合唱团)。三十余年来,他率领这支合唱团唱遍世界各地,并在国内外重要比赛中获得了几十项大奖。在表演艺术以及合唱训练方面,杨鸿年的造诣独具一格,深受国内外专家的赞赏,被国际上称赞为“真正掌握合唱艺术奥秘的大师”。

镜头

著名指挥家杨鸿年的去世惊动了整个音乐界。其实,这两年,杨鸿年教授的身体状况一直牵动着大家的心。中山公园音乐堂是他和北京爱乐合唱团常常演出的地方,许多观众都习惯了逢年过节来这里听他们的音乐会。2018年12月,杨鸿年再次带着合唱团登台音乐堂,84岁的他亲自指挥了两首曲目。上台时,杨鸿年由小朋友搀扶着,走路有些蹒跚。他坐着指挥了第一首曲目,但为了孩子们,也为了音乐会的效果,随后他从椅子上倔强起身。而近几年来,因为年事已高,杨鸿年不能长时间站立指挥。2019年,他几乎不曾在公众场合出现。

缅怀

著名歌唱家龚琳娜追忆道:“我小时候在贵阳,杨鸿年老师给我们讲过课。几十年后在北京,杨老师亲自来听我讲课,当时我特别特别感动。一直有好多问题想请教他,还惦记着何时去拜访,现在已经没有机会了,但是杨老师奉献一生为合唱事业的精神永远令人尊敬、学习并传承。”琵琶名家章红艳也倍感悲痛:“每一次(中央音乐学院)弹拨乐团的音乐会,杨老师都会亲临现场,给我们以最大的支持和鼓励,而我们相约的一场童声与弹拨乐的音乐会还没有完成。”

与此同时,各大网络平台上,曾受杨鸿年指点的网友也在缅怀大师。有位网友回忆了跟随杨老师学习的往事:“记得他在医院打完针,来不及吃饭,啃着烧饼给我们上课。一次音乐会结束很晚,我送杨老师回家,叮嘱他早点休息,他说,‘我回去还要看书写材料,年纪大了要抓紧’。他很少去食堂吃饭,因为路上浪费时间。太多话想说,每一件小事都是对您的无限敬仰。”一位合唱团团员的家长也直言“不能接受这个噩耗。为什么大家特别尊敬杨老师,因为他的坚持完全是纯粹的。”

先驱

正是凭借着这股精神,杨鸿年把中国的童声合唱带到了世界一流水准。人们习惯把由他一手“带大”的北京爱乐合唱团称为“杨鸿年合唱团”。在最艰难的阶段,杨鸿年承担了合唱团的全部支出,他的家人都为合唱团倾注了大量心血。2017年,“杨鸿年合唱团”代表中国,力压13个国家的14支成人合唱团,夺得了象征欧洲最高水平的第65届圭多·达莱佐国际复调合唱比赛大奖赛冠军。几十年来,合唱团培养了几千名音乐人才,现任中央芭蕾舞团交响乐团首席指挥的青年指挥家黄屹就是其中之一,他自言从杨鸿年那里“偷学”了许多指挥技巧。“杨鸿年”与“童声合唱”,早已成为中国音乐史上不能分开的两个词汇。

上世纪九十年代末,指挥家张冰冰在中央音乐学院学习时,担任合唱课授课老师的正是杨鸿年。“杨老师为人开朗活泼,治学却非常严谨。他的指挥动作独树一帜、生动犀利,别人是学不来的。”对于杨鸿年在童声合唱领域所做的努力,张冰冰更是肃然起敬。张冰冰表示,童声合唱存在一些难点,比如语言的问题,不管是普通话还是外语,要把歌唱准,在“吐字发音”方面都必须下很大的功夫;无伴奏合唱难度极高,是合唱团水平的重要证明,但把握音准对孩子们来说并不容易……

杨鸿年为此摸索并建立了一个体系。“杨鸿年合唱团”按孩子们的年龄和音乐水平分为启蒙班、视唱班、演出队三个主要部分,从最基础的视唱练耳到更“高阶”的发声方法,每个层次循序渐进,考核合格后才能进入演出队。张冰冰认为他无愧中国童声合唱的“先驱”之名。本报记者高倩  

原文链接:

http://bjwb.bjd.com.cn/html/2020-07/27/content_12473834.htm